范伟的演技,岂止影帝级

范伟的演技,岂止影帝级

去年的金马奖上,范伟老师拿到了影帝奖杯。

很多媒体不约而同地使用了“爆冷”这样的字眼。

看上去确实挺意外。

和同时提名的梁家辉、许冠文,甚至张学友相比,范伟老师似乎不太有“影帝相”。

但这多半是我们的刻板印象在作怪。

范伟老师不是科班出身,没念过中戏,也没上过北影,出道说相声,成名是靠演小品。

所以很多人会觉得:

范伟和金马奖,似乎不在一个次元。

但影帝这种奖项,看的是演技,又不是出身。

演小品出名,也未必就“土”。

范伟老师,那可是早就拿过国际A类电影节影帝的好演员(第28届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

其实,只要看过范伟老师在金马得奖的那部电影,你就一定不会觉得他拿金马影帝是爆冷。

反而会感叹:

范伟的演技,岂止影帝级。

这部电影就是梅峰导演的《不成问题的问题》

去年最受关注的华语独立电影,大概就是这部。

先后在东京国际电影节金马影展上斩获大奖的《不成问题的问题》,说好了要在今年于国内上映,也就成了今年我最期待的国产电影之一。

这一期待就是一整年。影片从二月份就说要上,直到十一月过了大半,这才姗姗来迟,和观众们见了面。

拖了这么久,原因是什么大家心里其实都清楚。

无非是商业上的考量。

这种偏文艺的电影,本就很难取得比较出色的票房成绩。

选择档期,自然是前怕狼后怕虎。

今天是电影上映第一天,票房也就一百来万。

排片少的可怜,大概是《正义联盟》的十分之一。

所以我希望大家有时间能去电影院看看这部电影。

再不赶紧看,就没得看了。

可能有人会担心文艺片会比较难理解。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它虽然是部文艺片,但绝不艰涩难懂。

《不成问题的问题》,只要是中国人,理解它都不成问题。

这部电影,讲的是中国人生活中的人情世故

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人情世故说小了是生活日常,说大了就是社会百态。

这是中国人最不陌生的题材。

《不成问题的问题》改编自老舍先生1943年的同名短篇小说,而老舍先生,则是“鲁巴茅郭老曹”里最接地气的一位。

他喜欢写人情世故也擅长写人情世故,小人物的生活,在他的笔下往往能呈现出别样的美感。

当然,《不成问题的问题》在老舍先生的小说中,不出名,也比较特别。

特别在哪里呢?

读过老舍先生小说的人,大多会产生一种印象。那就是老舍先生笔下的人物,会给人一种亲切感,不管是祥子还是常四爷,似乎都是身边的熟人,没什么距离感。

而《不成问题的问题》,不但故事背景发生在四十年代的重庆,不在老舍先生最常描写的老北京,更是处处都呈现出一种距离感

老舍先生似乎有意地和笔下的人物保持了距离,用较为冷淡的笔触,写出了强烈的讽刺意味。

这种距离感被梅峰导演继承到了电影里面。

影片的美学风格,就极具距离感。

电影中的很多镜头,不但长,而且远。大量的固定镜头给了观众去观察体会故事以及人物的时间,画面上的对称性则加重了影片疏离的质感,这样的设计,可以说是通过影像对文学作品进行改编的范本。

导演自己也提到影片之所以选择用黑白的画面是在一定程度上致敬了四十年代《小城之春》这样的经典电影,他所使用的单机位拍摄以及1950年的老库克镜头就是明证。

老镜头让影片的画面变得有些粗糙,而这份粗糙,则恰好提供了导演想要的质感。

风格上对于老舍原著的完美诠释为影片赋予了形式上的美感,而在故事上的出色改编则让电影达到了“形神兼备”

在原著中,故事全部发生在农场里,人物也只有四个。

这就显得有些单调,缺乏戏剧冲突。

作为编剧的梅峰和黄石对这个故事进行了加工,引入了许家和佟家,加入了许老板、三太太、佟小姐等角色。这样的改编让故事多出了层次感,也有利于凸显出几个重要角色的性格特点。

几个重要角色,在编剧的精心设计下,也变得比原著里更加生动了。

电影被很戏剧化地分成了三幕,分别以三个主要角色的名字命名。

丁务源、秦妙斋、尤大兴,三个角色,构成了影片的故事,也组成了农场这个小社会。

作为本片的男主,丁务源这个角色最有意思。

他是农场的主任,负责着农场的日常经营。

但他基本上不怎么懂经营。

一个生产量并不低的农场,在他管理的时间里一直在赔钱。

但他也有自己的长处,那就是会做人。

丁务源太会做人了。

他在身份比他高的人面前毕恭毕敬,在身份比他低的人面前和蔼可亲。

他做事总是为别人想得周全到位,只要是有人开口找他帮忙,他的回答一定是“不成问题”。

这样的一个人,在生活中一定是很受欢迎的。

而秦妙斋则一定是不怎么受欢迎的那种人。

满口空话大话的他,身上似乎没有一处是真的。

除了外表,他一无是处。

尤大兴则是海归的博士生,精通园艺,干劲十足。

他本来想要在农场大干一场,却不料吃了不懂人情世故的亏,还是输给了除了人情世故外什么都不懂的丁务源。

这三个角色,都不怎么可爱。

尤大兴不近人情,秦妙斋又假又空,而丁务源则太过圆滑。

如果非要挑一个人做朋友,可能很多人还是会选择丁务源。

毕竟这个满口“不成问题”的老好人似乎比较诚恳。

他不骗人,也没什么坏心。

但他的存在,却让我感到害怕。

中国社会,多的是这种看似“无害”的老好人。

他们不做坏事,却也不做正事。

用金马奖评委的话说就是:

“诚恳的可怕。”

这些人存在的多了,社会就没办法正常运转了。

他们在你身边,你不会觉得讨厌,甚至还会得到一些利益,但他们一天天的混日子,只会把很多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

范伟老师领奖时说这是部很“淡”的片子。

导演确实拍得很“淡”,处处显出文人气。

但这个故事的讽刺意味却太“重”,重到我看完之后心里生出强烈的寒意。

在社会里打拼过几年的朋友看完本片,都会理解我所说的意思。

如果你了解人情世故,就会觉得本片实在是一部“恐怖片”。

它把“人情事”拍得太透彻,透彻到让人会产生无力感。

在影片的最后,尤大兴无奈离开农场,丁务源继续着自己的赔钱经营,他依然满口“不成问题”,农场的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这样的结局意味深长,实在是大师手笔。

好的原著,配上好的编剧和导演,确保了本片的下限。

而好的演员,则拉高了本片的上限。

尤其是范伟老师的表演,堪称本片的最大亮点。

好的演员都会经历一个从“演什么像什么”到“演什么是什么”的过程。

如果说演小品时的范伟是“演什么像什么”,如今在大荧幕上的范伟,则是“演什么是什么”

在《牛大叔提干》中,范伟扮演的乡长市侩圆滑,真实到了极点:

在《红高粱模特队》里,范伟扮演的娘炮儿模特队长惟妙惟肖,举手投足间都是笑点:

更不必提《卖拐》三部曲里的范厨师,这个脑袋大脖子粗的角色,堪称一代人心中的经典。

那时的他,演技是好,但表演更多靠的还是一些设计好的细节,以及自己天生憨厚讨喜的外形条件。

后来逐渐接触影视作品,范伟的表演开始变得更有广度,角色的多样化让他得到了锻炼,也进一步地开发出了他的潜力。

这些年他在很多国内大导演的作品中都有过客串。

《天下无贼》里“我要劫个色”的劫匪,《非诚勿扰》中的天使投资人,以及《1942》中的“战时法庭”庭长老马,《道士下山》中林志玲的丈夫,都是范伟老师近些年塑造过的经典角色。

戏份不多,但每个角色都是该部电影里的亮点。

他也演过不少主角。

早在2004年,他就凭借在《看车人的七月》中的精彩发挥拿到了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奖。

2006年,章家瑞导演的文艺片《芳香之旅》选中了范伟出演男主角。

在该片中,范伟饰演一个老实巴交的公交车司机,这个角色勤勉,憨厚,虽然身有隐疾,对妻子的爱却像大山一样伟岸。范伟对角色的诠释极为细腻,并凭借该片获得了第30届埃及开罗国际电影节的金钥匙奖。

这之后他在张猛导演的力作《耳朵大有福》中饰演机械工人王抗美,也让很多观众记忆犹新。

在这些电影里,范伟演什么是什么,总是能抓住角色最核心的特点。

一部部戏演过来,范伟老师的演技已经越来越精湛了。

到出演《不成问题的问题》时,他已经到达了极高的境界。

他演丁务源,让人看不到表演的痕迹。

影片一开场,他丁务源收拾行装,将发油往头发上一抹,随后又对着镜子说着自己准备对许太太说的词儿,阿谀奉承之态尽显。举手投足间,他就让人忘记了他是范伟。

我最喜欢的一处细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

在抽烟时,丁务源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烟灰缸,这个姿态,顿时就把人物的细致周密给演出来了。

这样的细节,在范伟老师的表演中俯拾皆是。

人物的分寸感,被他拿捏得恰到好处。

演到这个份儿上,他不拿影帝,谁拿影帝呢?

更何况,他不但演得好,对于电影的理解也极其独到。

我特别喜欢他在首映礼上对于“人情世故”这四个字的解释:

人情得有,但不要太世故。(电影爬虫)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