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33年,这部高逼格悬疑剧终于有人拍出来了

时隔33年,这部高逼格悬疑剧终于有人拍出来了

前段时间,微博被一个重磅消息炸开了锅。

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要被翻拍了!!!

这么牛掰的巨作是谁这么胆儿肥敢接这活?

网飞。

好吧,果然财大气粗不是说说玩儿的。

但即便网飞接了手,我们也清楚有些小说不是靠砸钱翻拍就能撑起来的,只有文字才能读懂它们的力量。

《百年孤独》如是,《玫瑰之名》亦是如此。

《玫瑰之名》

The Name of the Rose

2019.03.04

《玫瑰之名》是意大利作家翁贝托·埃科所著的一部长篇悬疑小说,小说以中世纪“两皇相争”为背景。

“两皇相争”指的是教皇约翰二十二世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路易四世,强夺欧洲的主要控制权引起的纷争。

故事讲述了一名修士和其徒弟来到欧洲最富盛名的的修道院,这里接连发生了几起凶杀案,随后他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隐藏在修道院背后迷宫图书馆的惊天秘密……

翁贝托·埃科(1932.01.05-2016.02.19)

不同于一般的悬疑小说,《玫瑰之名》极强的学理知识和缜密逻辑,使其读起来略显晦涩。

但同时,也使其悬疑部分条理清晰,更加耐人寻味。

这么说,这部小说要想拍成影视作品就别想了呗。

拍浅了,书粉骂你不尊重原著,照着拍,没几个看得懂。

难办。

不过有人专好啃难啃的骨头,比如,让·雅克·阿诺

1986年他将这部小说搬上银幕,让他高高兴兴的捧了个“法国奥斯卡”凯撒奖的最佳外语片回家。

1986年电影《玫瑰之名》

从此之后,再也没人敢碰这部小说,毕竟原著难磨,珠玉在前。

砸了招牌还不落好的事没几个愿意干。

这么一拖就是33年

直到最近,乔科摩·巴蒂亚托默不吭声的就把这部小说拍出来了,不仅满足了大家的苛刻,甚至似乎还超越了前作。

没看剧前,看了眼卡司阵容,我就觉得这剧差不多稳了。

为啥?

男主约翰·特托罗,可是杠杠的戛纳影帝,不管是搞笑片,还是文艺片,啥片都叫他拍神了。

你能想象《巴顿·芬克》(1991年凭借这部电影戛纳封帝)里紧张兮兮的小编剧就是《逃狱三王》里那个贼大胆的囚犯?!

上:《巴顿·芬克》 下:《逃狱三王》

另一位重咖就是“宅总”迈克尔·爱默生(POI民让我听到你们的尖叫!),宅总在这部剧里颠覆形象,饰演神秘修道院的院长。

是的,没看错,都是你宅总

还有由权游“熊老”詹姆斯·卡沙莫扮演的盲僧(好了,该轮到权游的粉丝登场鼓掌了!)。

偷偷剧透说一下,别看盲僧是个配角,根据原著这个角色在后面将起到决定性作用,可以说是相当关键的一个人物。

熊老

一众大咖神配齐汇聚,砸不砸都觉得值回票价了。

目前来看,这部剧真的良心,既做到了恰如其分的高深,也把原著的悬疑氛围烘托到了揪心。

片头

故事一开始就是一场刀剑的混战,两皇相争的矛盾一触即发。

整个欧洲大陆在政教分离的影响下开始动荡。

动乱时局下,阿德索(达米安·哈顿饰),一位将军的儿子,因为厌于权利的争夺,只想安心做一名僧侣,于是从父亲的军营跑了出来。

一次偶然,让他碰到了影响他一生的人——方济各修士威廉(约翰·特托罗饰)

方济各会是天主教托钵修会之一,因其会士着灰色会服,故又称灰衣修士。1209年意大利阿西西城富家子弟方济各得教皇英诺森三世的批准成立该会。方济各会提倡过清贫生活,衣麻跣足,托钵行乞,会士间互称"小兄弟"。

他们一路远行,走到了宗教界最富盛名的修道院——本笃会修道院

在原著中,作者用了较多的笔墨描写这个神秘的修道院的结构。

而剧中的布景可以说相当接近原著的描绘。

“那是一座八角形的建筑物,从远处望去呈四方形,它的南围墙屹立在修道院所在的高台平地上,而北边的围墙却像是从山崖的峭壁上拔地而起,高高耸立,俯瞰着万丈深谷。”

还未走到修道院,俩人碰到了一众僧侣。

威廉和他们打过招呼之后说,你们要找的那匹马往右边的小路去了,快去找吧。

所有人大眼瞪小眼。

没人告诉威廉他们在干什么,威廉怎么知道的?

不仅如此,威廉还详细地描述了马的体征,甚至马的名字

当然,比僧侣们更懵的是阿德索。

俩人一路上压根就没碰到什么马,威廉怎么说的好像见到了一般。

僧侣们都走了之后,威廉就开始在自己徒弟面前解(de)释(se)起来。

首先,威廉注意到路边一棵树上一米五左右高度的树枝上缠有几缕棕色马鬃毛

以此推测出了是一匹一米五左右的棕色小马从这里经过。

那马的细节特征怎么可能那么清楚的描绘出来呢?

其实威廉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些僧侣如此焦虑,而且出动了这么多人,说明这匹马一定珍贵的不得了。

在这深山能养如此宝贝一匹马的也就只有位高权重的院长了。

威廉胡诌了一匹良马的基本形态,能见院长的马也没几个,当然他们也就信了。

至于名字,其实威廉也是蒙的。

他猜一个位高权重的人能给自己的宠物起什么名字?那肯定是拿别人都不懂的拉丁语拽一下啊(棕色的拉丁语音译过来就是勃鲁内罗)。

就这样一条条的捋完,阿德索自此彻底变成了威廉的迷弟

看着这段细节推理和腹黑的小狡黠,怎么莫名觉得有点熟悉?

那个……卷福是不是得了你真传?

当然,论嘴炮毒舌能力,谁能比得过卷福

本来只是应皇帝命令来参加辩论赛,谁知两人前脚踏进修道院,后脚修道院就出事了。

修道院的一位画师被发现坠楼身亡

院长(迈克尔·爱默生饰)知道威廉以前是一名裁判官(中世纪时期的法官),所以想将案子交给他来处理。

话还没说完,威廉又开启智商碾压模式

一股脑的说出画师死亡原因,凶杀依据等等

把院长唬的半天说不上话。

别看这么神,其实威廉这个角色是有原型的。

他就是中世纪著名学者奥卡姆。

奥卡姆也是方济各会的修士,而且因为极强的逻辑学功底和渊博的学识,后世都称他为“无敌博士”

故事中的诸多细节也表现了出来。

比如在调查凶杀案的过程中,威廉发现如果存在凶手,凶手就需要一系列繁琐的工作才能完成凶杀。

而事故现场出现的坍塌,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会不会太多的旁枝末节误导了大家,其实只是最简单的那种可能。

自杀。

一番避繁逐简,最终推出画师自杀的结论。

这种推测方法其实就是著名的奥卡姆剃刀原理

奥卡姆剃刀原理:奥卡姆认为只需承认确实存在的东西,那些空洞无物的普遍性要领都是无用的累赘,应当被无情地“剃除”。这个思想使科学、哲学从宗教中彻底分离出来,引发了始于欧洲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最终使宗教世俗化,形成宗教哲学,完成世界性政教分离。

而且,根据历史记载,正是因为奥卡姆剃刀原理的提出,使得教会动荡,教皇称他为异教徒,意欲追杀他。

奥卡姆也因此跑去寻求路易四世的救援。

而故事里面,因为方济各会的一位兄弟被教会污蔑是异教徒,方济各会岌岌可危,威廉不得不寻求皇帝的保护。

虽然在时间和细节上故事和历史有些略微的偏差。

但是总的来看,威廉的人物经历和奥卡姆基本一致。

后来,随着威廉的深入调查,他发现了修道院一些奇怪的地方

当威廉提出想要去看画师的遇害现场——迷宫图书馆时,院长惊慌的否决了。

威廉向其他僧侣打探画师的信息时,大家欲言又止,好像每个人都藏着秘密。

并且,威廉从一位僧侣那得知,图书馆里有个敏感的条目——“非洲”

同时,修道院里最博学的学士盲僧(詹姆斯·卡沙漠饰)对于威廉的到来,表现出了明显的排斥。

一个疯癫人对阿德索说着胡话,警告他危险正在降临。

不仅如此,路上师徒搭救的一个女人,也一路偷偷尾随他们到了修道院。

所有奇奇怪怪的人和事在这一天爆炸,威廉没有一点头绪。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

隔天,杀猪池里就出现了第二个死者……

悬疑其实并不难讲,难的就是将它讲的有深度,有内涵。

从历史中挖掘出故事,它所带来的真实震撼和惊悚刺激感,远远要超出其他纯粹编出来的悬疑故事。

《玫瑰之名》将故事安排在中世纪最动荡黑暗的那个时期。

两皇相争,黑死病席卷欧洲,文艺复兴微光泛起……

曾不可一世的皇权被瓦解,民众意识在萌动。

这一切蠢蠢欲动,使故事始终处在一种下一秒就会爆发的状态。

而在接下来的故事里,没怎么露面的教皇终于要出手了。

他派了一个厉害的角儿去本笃会修道院参加辩论赛。

辩论赛的日子马上临近,凶杀案变成了连环杀人案,教皇又拿出Ace王牌……

事情慢慢开始朝向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目前,故事才刚刚开始,修道院阴森的氛围,剑拔弩张的势力关系已经定下。

数次提起的迷宫图书馆还未露面就已经这么精彩。

等神秘莫测的宗教符号文化随着剧情层层揭露的时候。

那将会是怎样的精彩,真的难以想象!

“玫瑰之名”这个剧名其实来源于原著结尾,阿德索回忆这段故事,写下的一句拉丁语:

“昔日玫瑰的一切存在于它的名字中,但我们现在拥有的只是个名字”

而这句古语恰恰也是对整个故事最好的概述。

神权大厦开始崩塌,权利纷争让欧洲大陆祭出无数血与剑。

萌动的文艺复兴涌起。

一种觉醒,往往预示另一种衰败。

虽然真正的凶手尚不知晓,但无论是哪方神权的陨落,都为这个故事铺上了一层末世的悲凉感。

它曾经如此美好,但如今只剩躯壳。

转自:影探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已有 0 条评论